名医荟萃

您的位置: 首页 名医荟萃沈英森专栏沈英森临床验案选粹详细

支气管哮喘(哮证)

发布时间:2014-04-15 00:00
  【组成】生麻黄5 g,射干10 g,熟地25 g,茯苓15 g,陈皮5 g,炙甘草3 g,苏子10 g,莱菔子10 g,法夏10 g,党参30 g,麦冬15 g,五味子5 g白芥子10g。
  【功效】宣肺定喘,益气扶正。
  【主治】哮喘反复发作,发作前多有鼻痒、眼痒、喷嚏、流涕和咳嗽等先兆症状,发病迅速,时发时止,发作时喉间哮鸣气促,张口抬肩,喘息不能平卧,发作后一如常人。
  【组方原理】支气管哮喘是指肥大细胞、巨噬细胞、淋巴细胞、嗜酸性粒细胞、嗜碱性粒细胞和内皮细胞等各种细胞释放出多种介质,从而引起气道一系列病理效应的慢性变态反应性炎症。现代医学将其定义为:由嗜酸细胞,肥大细胞和T淋巴细胞等多种炎症细胞参与的气道慢性炎症。这种炎症使易感者对各种激发因子具有气道高反应性,并可引起气道缩窄表现,如反复发作的喘息,呼吸困难,胸闷或咳嗽等症状。常在夜间和(或)清晨发作加剧,表现为广泛多变的可逆性气流受限,多数患者可自行缓解或经治疗缓解。支气管哮喘属于中医哮证范畴,是一种发作性的痰鸣气喘疾患,发时喉中哮鸣有声,以呼吸气促困难,甚则喘息不能平卧为特征。哮喘之症古来有之。
  支气管哮喘属于中医哮证范畴,是一种发作性的痰鸣气喘疾患,发时喉中哮鸣有声,以呼吸气促困难,甚则喘息不能平卧为特征。哮喘之症古来有之。如《素问•通评虚实论》中:“乳子中风热,喘息痰鸣”。  《素问•阴阳别论》中:“阴争于内阳扰于外,魄汗未藏,四逆而起,起则熏肺,使之喘鸣”。《灵枢》云:“起居如故而息有音者,此肺之络脉逆也”。由上述记载可见《内经》时期,不但对哮喘的临床特征有所掌握,而且还认识到本病主要是肺的病变。汉代张仲景在《金匾要略•痰饮咳嗽病篇》中的描述,基本上把握了哮喘发作时的典型症状,并将其病理性质归属于痰饮病的范畴。《诸病源候论》中虽无方药记载,但对本病却有“应加消痰破饮之药”的原则性提示。唐代王焘编撰的《外台秘要•卷九•久咳坐卧不得方》,不但进一步描绘了哮喘的典型症状,而且提出了本病发作性的特点。而在清代•李用粹《证治汇补•哮病》一书中提出“哮即痰鸣之久而常发者,因内有雍塞之气,外有非时之感,膈有胶固之痰,三者闭拒气道,搏击有声,常为哮病”的论述,就基本上涵盖了哮喘的痰饮为患,宿根内伏,遇感而发的几个特点。
  沈师自拟补肺定喘汤的基础是认为“风盛”是哮喘发病的主要因素,哮喘发作与风邪特点相符,多骤发骤止,反复发作。《素问•风论》云:“风者,善行而数变”;《黄帝内经》曰:“伤于风者,上先受之。”中医认为“风盛”包括了某些过敏因素,如吸入花粉、烟尘和异味气体等,均可影响肺的宣发肃降,致津液凝聚,痰浊内蕴,上扰气道,使痰气闭阻,相互搏结导致哮喘。方以麻黄为君,治风为主,开肺气之闭塞,无论寒热皆可用之;苏子、半夏、白芥子和莱菔子等治痰为辅。朱丹溪认为:“善治痰者,不治痰而治气。”风邪犯肺,肺失宣降,气道痉挛,津不上承而发哮喘;治疗当疏风宣肺,止咳平喘为主。
  同时“伏痰”亦是哮喘的关键病理因素,也是风邪侵袭机体后产生的病理结果。风邪袭肺,气道挛急,肺失宣发,津聚为痰,伏痰壅塞,痰鸣气急,发为哮喘。伏痰作为继发性致病因素,又阻碍肺之宣降和气之升降,伏痰的产生责之于水液代谢失常,肺脾肾三脏失调,因此沈师提出在祛风宣肺的基础上佐以扶正祛痰法,多用党参、熟地、茯苓之属益气扶正,如此配伍去除伏痰产生的根源,使风邪散、痰滞祛、气道平、脉络通、枢机利,恢复肺的宣发肃降功能,如此气机通畅则哮喘自平,治疗贯穿于哮喘发作期与缓解期,属于标本同治之法。
  【加减运用】口干,视物昏朦加谷精子15g、密蒙花15g;面部浮肿加猪苓10g、白茅根30g;睡眠差加远志5g、夜交藤30g;喘息严重者麻黄加至10g、细辛3 g;腹胀加大腹皮15g、槟榔10g。
  【病案举例】张某,男,27岁,自幼患有哮喘,反复发作,尤其在季节变化之时最为明显,发时喉间哮鸣气促,张口抬肩,呼吸不能平卧,现在症:面色苍白,气短乏力,多汗,易感冒,面部浮肿,双侧下肢浮肿,视物昏朦,舌红苔黄腻弦细数。体检:肝肾功能异常,尿酸增高。沈师认为本病属于本虚标实之证,因此治疗上采用宣肺定喘,益气扶正之法,采用补肺定喘汤加减,方予生麻黄5 g,射干10 g,熟地25 g,茯苓15 g,陈皮5 g,炙甘草3 g,苏子10 g,莱菔子10 g,法夏10 g,党参30 g,麦冬15 g,五味子5 g,猪苓10 g,白芥子10g。连服7剂,患者服用后面部浮肿和双下肢浮肿减轻,哮喘未发,续用14剂,诸症悉平。

扫一扫 手机端浏览

支气管哮喘(哮证)